09.24.20 | 18:31 PM
創+TALK|李倩玲:企業創新需要「小步快跑」,行業創新需要整合的力量
創新驅動的時代, 媒介360聯合創+智庫在2020年8月推出「創+TALK」, 這是一檔聚集創新先鋒領袖力量及創新智慧分享的商業音視頻 (中視頻+PODCAST ),期望推動新商業、新科技 、新文化、新社創的創+共益賦能發展。
BY 沈浩卿
創+TALK|李倩玲:企業創新需要「小步快跑」,行業創新需要整合的力量

創新驅動的時代, 媒介360聯合創+智庫在2020年8月推出「創+TALK」,  這是一檔聚集創新先鋒領袖力量及創新智慧分享的商業音視頻 (中視頻+PODCAST ),期望推動新商業、新科技 、新文化、新社創的創+共益賦能發展。
碚曦投資協作體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李倩玲成為首批創+先鋒,做客創+空間,與媒介360&創+平臺創始人錢峻進行了深入交流,將其在科技創新、商業創新、文化創新、社會創新領域的寶貴成果與方法論,分享給業界。
李倩玲是中國傳媒界和營銷科技界的領軍人物之一。在成立碚曦投資協作體之前,她從2013年起曾擔任WPP集團中國區首席執行官,旗下員工多達一萬四千名,其集團中國區年收入超過十億美金;也曾擔任群邑集團中國首席執行官。在任職的七年中,她成功帶領群邑集團在中國的業務實現三倍增長,
碚曦投資協作體專注于營銷科技領域的新興企業孵化和早期風險投資,旨在助力中國媒體傳播行業發展。  


TIPS:
今年疫情反而加速了營銷科技新創公司的成長,我們未來的1~3年的布局核心是繼續去孵化我們過去這6年來所投資的營銷科技的公司。
我更希望看到客戶和代理商能夠使用營銷科技,目前每一個科技解決方案是一個個創新孤島,希望未來三年有方法把這些孤島串聯起來,營銷科技整合起來后爆發出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
創新一個重要的驅動力是stay relevant,中文的「與時俱進」比較接近這個意思。
創新不應該是局限于發揮一些可以拿來做公關炒作或者拿獎的這種領域,真正的創新,是每一分每一秒,每個角落每個細胞都有可能發生的。
我希望中國能夠領先于其他國家出現新形態的代理商——完全以數據為底層技術的底層平臺化經營的新形態。
碚曦選擇投資企業的第一個重點,就是這家公司是否針對營銷行業里的至少一個痛點,有解決方案。我們不是為了科技而科技。
我發現一個國內外共同的現象:大家對于自動化或是半自動化這件事越來越重視。
很多老總做完一次直播就不見了,缺乏持續性,所以CEO做直播我認為到目前為止看上去像是一個噱頭。
數字化進程,將怎樣影響營銷生態與媒體格局?首先是訂閱經濟;其次是智能音箱現在越來越普及,聲音營銷做得好,可以帶出很多消費者想象力,再次是數字貨幣全面鋪開以后,所有的錢款流向都會非常透明。
從CMO到CGO時代,企業要「小步快跑」,項目要小,動作要快。
企業要上云,要做好幾點:第一,自動化;第二,數據協同;第三,用人文社會視角解讀數據。
如何與Z世代新消費人群高效溝通?我的建議是:不斷用技術的手段去做很多試錯,你才會越來越了解這個時代。
我會呼吁所有掌握科技產品發展的這些老板們,你要有長長久久對消費者對社會的影響,這就需要用另外一種方式去彌補,在運算能力方面以外,還要考慮不同性別、不同人種的人群的生活所需。
我們要多鼓勵所有年輕女性去接觸技科技,接觸技術,它沒有你想象的那么難。
對于年輕女性在未來的成長,我有一個建議:讓自己成為創意人,不管這個創意是拍一支產品的視頻,還是自己變成網紅。

以下是本期創+talk采訪的內容精要:

碚曦投資協作體在未來1-3年有哪些創新布局?
今年疫情反而加速了這些營銷科技新創公司的成長,我們未來的1~3年的布局核心是繼續去孵化我們過去這6年來所投資的營銷科技的公司。
目前我們有線上的播客節目《貝望錄》,公眾號貝望錄+,以及線上加線下的碚曦營銷科技學院。
我們非常致力于深耕內容。我到大陸工作18年,每一年都聽到“內容為王”。但好的內容,其實是需要花時間去沉淀的。
最近美國播客主持人喬•羅根(Joe Rogan)播客《喬•羅根體驗》(The Joe Rogan Experience)以超過1億美元的授權價格,獨家提供給Spotify,震驚了業界。
中國市場已經過了高速成長的階段,現在開始要往下沉淀下來。未來1-3年,我們會越來越貼近做內容這方面的創作。
我投資了6年的科技公司,未來我還是會專注在營銷科技公司的孵化上,碚曦對他們的孵化不是介紹新客戶而已,而是希望更深入地進入到它組織里面,甚至成為首席戰略官,以更貼近的方式和更快的速度去孵化他們,成為賽道里的主流公司。
同時,我更希望看到客戶和代理商能夠使用這些營銷科技,把它們整合在一起去使用。目前每一個科技解決方案是一個個創新孤島,希望未來三年有方法把這些孤島串聯起來,營銷科技整合起來后爆發出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

您認為創新驅動力是什么?如何讓創新更有活力?
我之前在大集團工作了27年,之所以現在全心全意投入到創新這件事,一個重要的驅動力是stay relevant,中文的「與時俱進」比較接近這個意思。
我們今天在營銷產業里,不外乎是自己本身是品牌主,或者說陪伴著品牌主,把品牌最前沿的產品、解決方案傳遞給(B端或C端)用戶,為了滿足用戶需求,所以你產品的體現方式,必須是相關性高的,這就是stay relevant。
中國近10年來在科技上實現了彎道超車,在數字治國方面走在其他很多國家的前面。當我們國家都這么努力地在進行數字化,那么品牌主在這片土地上經營自己的品牌,有什么理由可以不擁抱科技呢?
數字化已經成為我工作的一個內化動力,我在全世界其他國家演講「中國創新」這件事時,都不用準備講稿,因為我可以信手拈來告訴人家中國在數字和科技治國上的成就。
第一,中國在2008-2009年大規模推廣3G以后,移動互聯網的普及速度非???,包括高鐵基建的推進,把城市之間的距離大大拉近,出行速度縮短了一倍,大家更愿意出行。
第二,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催生出數量眾多的中產階級,誕生了一大批新富人群,可以花更多的錢在生活品質提升和孩子教育等方面,阿里巴巴等電商平臺的出現則可以滿足新富階層快速買到心儀產品,它也改變了品牌「做市場調查和消費者調研-找渠道鋪貨-大眾媒體做宣傳」這樣的傳統營銷方式。近兩年興起的拼多多,其商業模式放在全世界看也是很具有創新性的
第三,中國在社交通訊領域的創新也有目共睹。騰訊的微信現在已經成為我們所有人日常生活所需的超級APP,甚至衍生出一個生態。這件事情,連谷歌和臉書都在學習怎么操作,驚嘆在社交基礎上,可以裂變出如此多的商業模式。
這三方面都是中國數字治國和科技治國的重要基礎,否則,就很難進行人臉識別、人工智能這些領域的推進。

您認為如何讓企業創新更加有活力,更加有連接度,更加整合地增長?
我看過太多的企業要擁抱創新,企圖心非常的強,要做一個非常大的項目,但最后都沒有做起來,或者最后變成一個公關/廣告活動,并沒有真正改變企業。
一個企業的CEO如果真心誠意地希望你的企業擁抱創新,先看你的企業目前最讓你頭痛的痛點是什么,小步快走先找幾個人,先把模式走順了,再把這個模式擴大到你的企業的其他的角落。小步快跑很重要,否則就變成不斷地在做團隊腦洞碰撞。
很多企業的創新,最后會淪為一個組織架構的改變而已,多了很多組織,通常很多組織就變成大而空的創新,大家認為創新對企業來說好像是貼金,但事實上創新能不能改變企業的動力和敏捷性,是特別重要的,
企業不能為了創新而創新。如果一個企業的創新,是先設立了一個「首席創新官」或者「首席數位官」,這其實第一步就做錯了。因為這相當于昭告天下,整個組織的創新責任就只落在這個首席創新官身上,事實上,組織創新是整個組織中每個成員的事情。
創新不應該是局限于發揮一些可以拿來做公關炒作或者拿獎的這種領域,真正的創新,是每一分每一秒,每個角落每個細胞都有可能發生的。

碚曦投資協作體這些創新戰略布局,對行業有哪些價值和意義?
我們投資了十幾家公司,它涉及的領域有數據透明化平臺、AR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等。
人工智能新形態調研工具、私域流量的整合等等,我希望中國能夠領先于其他國家出現新形態的代理商——完全以數據為底層技術的底層平臺化經營的新形態。我的前老板Martin Sorrell爵士的S4 Capital致力在做的事情,就是希望引領出一個新的形態的代理商。這和他所站的高度以及國際市場上有這樣財務型投資人密不可分。

在創新的過程中,您希望得到哪些資源的加持?
我們不缺經營代理商的人,我們也不缺營銷科技的公司,但是我們缺的是財務型投資人,愿意站出來用財務方式和資源方式,協助幾個公司大家聚合在一起,做出一個新的形態的代理商。
除財務型投資人以外,還需要愿意把它的品牌拿出來去嘗試創新樣態產品的客戶。
我們可以成立一個實驗室或連接器,360°鏈接創新。

能否分享一下您觀察到的創新營銷模式與案例?
碚曦選擇投資企業的第一個重點,就是這家公司是否針對營銷行業里的至少一個痛點,有解決方案。我們不是為了科技而科技。
例如碚曦所投的筷子科技,以往如果代理公司幫助客戶做創意項目,會有很多版本,做到三個版本的成本就非常大;如果客戶有調整,這三個版本又需要重新修改和分發,這會牽涉到大量人力,但是筷子科技可以讓這件事在一兩分鐘之內解決,甚至在一兩分鐘內做出幾百甚至上千種不同版本的創意版本組合;可以讓創意人員專心做創造這件事。
在這樣的技術出來之前,談千人千面那個是偽命題??曜涌萍加眠@種機器機器的方式,用貼標簽的方式,讓創意的元素集合到一個系統里面,讓系統根據標簽和創意元素標簽,與用戶行為標簽匹配,之后就自動生成百種千種的創意版本。
眾所周知,增強現實AR和VR已經是好幾年前的話題,很多代理商都有AR和VR制作能力,但通??蛻舻囊粋€項目(比如AR展廳)給到他,他可能要花至少一個月以上的時間才能夠把項目落地。
它說是一個虛擬技術營銷工具服務平臺,他們可以現在就把AR展廳這件事情標準化了,即對任何的品牌,無論是天貓旗艦店、京東旗艦商店或者京東自營,都能夠提供給消費者一個AR展廳,不用找很大的團隊搞一個月時間,最快半天之內,就可以有一個自己的AR展廳,然后上傳到電商平臺。舉個例子,某濃縮咖啡機品牌需要一個AR展廳,展示在3D廚房里,產品長什么樣,如何操作機器,各個功能怎么實現。
現在很多家用電器的操作都比較復雜,AR虛擬現實可以作為品牌的標準化使用手冊,消費者不需要在電商平臺找商品鏈接,問客服,只需要掃一下AR碼,就可以彈出一個AR,告訴用戶如何使用。
現在只是把AR和VR當作是營銷的手段,但實際上它將來會落在非常非常多的層面。

還比如遠程辦公,因為疫情造就了視頻會議的突飛猛進,以往拍視頻是年輕人喜歡的事,年紀大一些的人不愿意上鏡頭,但現在很多三四十歲以上的人開始適應拍視頻,在攝像頭面前展現自己。尤其是大家習慣對著攝像頭的時候,會更愿意在社交媒體上分享這些東西。

我們投了復歌科技,希望用10年時間推動產業透明化。復歌科技在做的事情,就是平臺化管理的基礎建設,市場上媒體的供給方和媒體的采購方中間,達成一個直接對接的平臺,即去中間商。
從廣告主的角度來說,當然是希望走全透明模式,但一旦走全透明模式就意味著有一些收入是會被傷害的,除非能找到另外一個收入能彌補我這塊的收入,否則就是拿起石頭把腳砸了。
我很敬佩這一小撮創始人團隊,一直在堅持不放棄,我覺得產業透明化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課題,這件事情是需要熬的,我一直不斷地希望找到各種方式幫助他們,希望他們能熬出來。

疫情后很多CEO都出來帶貨,您怎么看?
很多企業老板出來做直播,嚴格講起來就是企業大老板出來發送大家紅利來了。有些企業的老板也是抱著玩一玩的心態,但站在團隊角度,希望能夠把老板拱到前面去,大家就會覺得企業親力親為,然后營造親民的形象,大家都可以跟他對話。但問題是很多老總做完一次直播就不見了,缺乏持續性,所以CEO做直播我認為到目前為止還是一個噱頭。
現在直播搶貨已經完全形成了另外一個生態,很多用戶會專門蹲點進直播間,很多頭部主播都會在公眾號、朋友圈等各種渠道放送直播產品清單預告。俗話說,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很多主播成功背后都代表他至少有1萬小時以上的磨煉和培訓。像薇婭和李佳琦,他們可以很自然地做帶貨直播,這不是他們的個性,是他們的擅長。
李佳琦在直播之前,有專柜銷售的經驗,只不過以前沒有一個攝像頭架在那里。所以他非常習慣這樣一個話術。

后疫情時代,您如何看待市場趨勢變化?
疫情期間,我在英國滯留了4個月,回來之后我發現一個國內外共同的現象:大家對于自動化或是半自動化這件事越來越重視。在英國我看到有一個公司引入了一個后臺管理系統,但疫情期間這套系統出現了問題,因為這套系統使用的先決條件是員工你人必須是要在公司的IP。國內也是如此,大家都在家辦公,光靠郵件傳來傳去是很辛苦的,我覺得很多事情即使不求全自動化,也至少可以是半自動化。
什么是全自動化?筷子科技和歐萊雅合作了很久,歐萊雅的客戶每個月都會從各個渠道去收集短視頻內容,包括品牌自己內生的內容,廣告公司做的內容,網紅制作的內容等等,都集合在這個系統里。如果給它50支內容,只需要兩三天的時間,可以衍生出來500支短視頻,這都是自動化。
以往從50條短視頻做到500條,可能需要500萬,但自動化可以大大縮減這個費用。
營銷科技下,媒體集團可以從消費者角度,用技術的手段把原本幾十分鐘甚至幾小時的長視頻,自動化剪成很短的視頻,每個短視頻里面都有亮點、笑點和賣點。并且不同版本的視頻分發到不同的視頻廣告平臺上?,F在產品越來越多,渠道越來多元化,內容也越來越豐富,你要做的是內容主動找人,而不是坐在那里等觀眾來找你。
傳媒集團利用營銷科技介入內容剪輯和分發,是十分有必要的。目前傳統廣電集團的機構里,依然有大量的人力物力沉淀在剪片和分發等瑣碎繁雜的工作中。比如湖南衛視這樣的電視臺,把內容和消費者收視大數據結合,可以做出和消費者喜好相關度更高的內容,觀眾看得越多,大數據對觀眾的學習越多,推薦給觀眾的內容就越精準。并且電視臺/視頻網站有很多沒有剪進正片的花絮,都可以剪輯成短視頻,放在不同的社會化渠道(小紅書、知乎、微博等等),針對不同的人群做傳播,可以快速爆發,增加平臺的影響力。并且,在互聯網上,人群是有標簽的,通過標簽可以快速跟蹤到人的注意行為,后續需要有可持續的內容去維護用戶體驗和用戶連接。這就是半自動化。
半自動化或全自動化,不止在創意管理,還會在很多方面都能夠幫得到你。元氣森林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不斷的去試消費者哪一個就是口味是比較能接受,而不是用傳統的方式先,大量生產出產品去試。

數字化進程,將怎樣影響營銷生態與媒體格局?
首先是訂閱經濟?,F在大部分營銷或廣告是比規模取勝,但用戶越來越不愿意被廣告打擾,訂閱經濟就是滿足用戶「付費免打擾」的需求,或者品牌和用戶有強信任關系,我愿意成為你的粉絲,固定地回來聽品牌講故事,這就是訂閱經濟,李佳琦、薇婭和粉絲的關系,就是訂閱經濟的重要代表。
Netflix從2012年開始做出「不接受任何硬廣」的決定。我是Netflix的付費用戶,每年會花幾百塊人民幣在這個頻道上。
隨著技術不斷發展,5G開始普及,我們可能真的會開始進入到一對一行銷的階段。這個時候就沒有投放的概念,我不需要投放,因為我已經知道每一個人在是誰在哪里,我應該推什么信息給他。所以,當投放這件事情不再存在的時候,媒介代理商該怎么辦?
物聯網的生態還沒有在營銷上發力,等到它準備好要發力的時候,物聯網在家庭用戶里面就是一個全新的營銷戰場。

其次是智能音箱現在越來越普及,它的功能也越來越復雜?,F在不管是客戶還是代理商,擅長的還是做圖文營銷,沒人懂得怎么做聲音營銷。聲音很重要很有魅力,聲音營銷做得好,可以帶出很多消費者想象力,畢竟圖文是限制消費者想象力的。
比如北美一家代理商和VISA合作,消費者刷卡結束后,要給消費者一個提示音,這家公司創造了200多種聲音放到消費端做測試,聲音對消費者的體驗非常重要,但現在沒有人去把它凸顯出來。
今天我放一段手機的鈴聲,大家就知道這是諾基亞的或者是蘋果的,其實聲音有很強的力量,它有它神秘的地方。
多年以后當智能音箱普及以后,用戶跟信息交互的界面就會變成聲音,不再是拿手機起來看。
今天我在家想知道天氣,都不用拿起手機來看,可以直接問小愛同學,或者天貓精靈。目前聲音還只是一個工具,未來可以根據不同情景做很多好玩的東西,包括催眠、情緒、心理等。對于廣播媒體的人來說,又有第二次春天來臨。

再次是數字貨幣全面鋪開以后,即便你有銀行卡,可能也提不到錢了,它不再有實體的錢存在,所有的錢款流向都會非常透明。
我們現在整個行業一直不斷的在掙扎,希望能找到一些有各種領域的價格的bench mark,現在一直很難做,因為不透明。未來有可能做出來,畢竟價格透明化了。自從比特幣出來,我一直在關注加密貨幣這件事,現在央行的數字貨幣也出來的,我建議所有人都要關注研究這件事,它不止是另外一個Q幣。

從CMO到CGO時代,您認為企業如何敏捷應變?
回到我前面講的「小步快跑」,千萬不要做一個非常大的(要涉及很多部門很多人一起干)框架,這樣推動的人就會很辛苦,參與的人也很辛苦。最好是一小撮人去做創新,不管這個創新有多小,掌門人只有自己看著第一個打開這個綠色通道,才能知道這個變化是否能引爆出來。
在董事會或者戰略會議上,下面的人給決策者做匯報的時候,報告里的信息都是過濾和包裝過的,你不知道是真的做不出來還是因為什么原因做不出來。大家可以去看看《創新者的窘境》這本書,里面就有講到,很多CEO把事情交付給底下人,雖然有定期匯報,但接收到的信息都是被包裝過的,他是真的不知道為什么創新做不出來。還有創新和企業本身的技能也有關系。當初馬化騰如果不是親自跟著微信這個產品,沒有企業決策者和CEO的親力親為,就不會那么成功。
回到開頭說的「小步快跑」,項目要小,動作要快,即兩層意思:一是項目不會大到要你精疲力竭,小到你是有時間可以去看的,二是不需要你永遠在持續跑,不是馬拉松,但動作要快。

萬物皆可上云,您認為應怎樣創新推進企業數字化進程?
上云只是一個儲存形式的自然發展,上云意味著,如果你的企業其他措施得力,那么可以隨時隨地獲取企業相關信息,并且做和相關信息有關的動作。但如果缺乏相關配套措施,那上云只是改變了企業信息儲存方式,上云反而被云所限制。企業要上云,要做好幾點:
第一,自動化
第二,數據協同(內部信息先清洗后整理,去重,外部要和更豐富的數據方取得合作,企業協作非常重要,一個人獨善其身是很難的,有了數據之后還需要數據分析能力,更了解企業現有的消費者)
第三,用人文社會視角解讀數據(用人文的方式角度去解讀數據,把數據和社會現象連接起來)
一旦企業的數據能力升級以后,數據本身可以幫企業做到很多面向的指導原則,可以指導媒介公司更精準地去做投放。

Z世代新消費人群快速崛起,您認為如何與他們高效溝通?
我的建議是:不斷用技術的手段去做很多試錯,你才會越來越了解這個時代。
以我的女兒為例,她現在21歲,和她同齡的朋友差不多20歲左右,他們Z世代開始有越來越強的意識——不吃肉,而是吃蔬菜或者是加上海鮮。因為他們認為馴養動物是殘暴缺乏人性的,他們要用拒絕吃肉這件事來對這樣的殘暴的行為做出抗爭。這就造成了植物人造肉品類的巨大市場機會。(在中國文化里吃素是和宗教綁在一起的,但在歐美吃素是一個被現代新的健康意識灌輸后的結果,以及這是對殘暴畜牧手段的的一種抗爭)。
你真的想了解年輕人的想法,即便是做再多電話訪問,他們也不會告訴你心理真實的想法,你得不斷的用技術手段去試。

您如何看待女性,如何看待女性科學家藝術家,如何看待女性創業?
之前獨生子女政策實施,在中國做女兒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因為當一對夫婦只有一個小孩的時候,不管是男是女,都是盡全力去輔導他。所以相對來講,在中國女性的機會已經相當多了。
科技背后所代表的那個邏輯,缺少女性的聲音,所以我們首先從小要鼓勵女孩去接觸編程,現在有非常多免費的網站可以去學編程,我女兒也在自學編程,我相信很多有資質才能都可以自學成功編程。
我會呼吁所有掌握科技產品發展的這些老板們,我相信產品賣得好很重要,但你要有長長久久對消費者對社會的影響,這就需要用另外一種方式去彌補,在運算能力方面以外,還要考慮不同性別、不同人種的人群的生活所需。
互聯網的普惠性使接受教育的門檻被拉低了。只要你有互聯網,在哪里都可以接受教育。我們有一個公益項目,就是捐電腦給農名工小學,因為互聯網是打開孩子想象力并連接世界的一個重要入口。
我們要多鼓勵所有社會上的年輕女性去接觸技科技,接觸技術,它沒有你想象的那么難。

您對于年輕女性在未來的成長有什么建議?
讓自己成為創意人,不管這個創意是拍一張產品的視頻,還是自己變成網紅。
年輕人花了時間來做這件事情后,就要時時刻刻的問你自己,從這件事情里學到了什么。
現在直播短視頻里火的年輕播主,很多都是和化妝相關的。比如教人怎么畫眉毛。
如果你現在只有二十幾歲,你對自己的職業發展規劃,不一定非要去大公司?,F在你有一個攝像頭,有WIFI,這些頂層的基礎建設都準備好了,你要考慮你能做什么,你最大的能耐是什么?比如你最大的能耐是畫眉毛,那么你持續努力,有可能成為中國最厲害的畫眉師。比如現在的廣告行業,年輕人從底層做到中高層,可能需要5-7年時間,而做到CXO則需要熬好久,在這個過程中,是不是可以做其他事情。
在偌大的職場上,你可以做出一些不一樣的事情,讓自己快樂,而不是每天就是進到辦公室,跑報告,做報告,然后交給老板跟著老板去跟客戶做提案,還要被客戶罵個半死再回來。
你未來的5-7年要繼續做這件事情嗎?如果是,那么你只不過是從現在那個跑報告的人,變成老板手下的帶著一堆人去客戶那兒做報告的人。結果還是被被客戶罵個半死再回來的那個團隊的領導,本質上沒有任何改變。
5~7年時間是很珍貴的,在你年輕的時候,必須每天都在進步。
我從WPP集團離開以后,相當于凈身出戶,沒有拿一毛錢的離開那個集團,全身投入到創新創業這件事情上,我不敢說我我公司有做多大,但是至少每天我在做一些很讓自己都很快樂的事情,然后前進。

您的創新能夠疊加或賦能什么?您希望創+什么?你希望誰來與您協同創新?
我希望我在做的創新能幫助整個營銷產業朝著更數字化的境界發展。
我需要什么資源?如前面所講我需要能夠對產業認可的財務型投資人的扶持,有越來越多的品牌愿意勇敢的站出來擁抱這些新的科技創新。讓這件事真正能夠落實進營銷的每個角落,而不是只在創新團隊里,或者成為在某個加速器里面的創新,這就失去了它原有的意義。

寫在最后:
訪談結束之際,李倩玲表示,她很高興成為創+TALK合伙人,與各方創+協同,專業共建,資源共享,為單個個體的創新賦能,打破創新孤島,優勢激發互補,拓展創新產業鏈,促進創新迭代;以自身的業界經驗,以及創新思想與風貌,為行業前行提供指引,開啟增長新引擎。
成為媒介360會員查看更多內容
advertisement
亚洲第一区欧美国产综合,欧美大片在线观看完整版,成在线人视频免费视频网页,日韩免费V片在线观看